裂帛

暂退,不好意思

《有一种糖叫成美》

                       
            
              【晓薛晓】《魔道祖师》同人

(设定:现为主线,古为穿插。薛洋晓星尘为大学宿舍舍友。)

------------------------------------
一.
     “自认惊叹的桥段,终沦为老生常谈。给予你全部如病入膏肓一般。背叛萌芽在追忆里每一处柔软,原谅至无可转寰……无论后世我们传闻如何不堪……岁月安稳,犹在梦里翻涌呐喊。时光剥离你我,像一袭华美衣衫,却要被追悔爬满。”
坐在宿舍窗前的薛洋摘下耳机,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颓然滑落,溅在纸上,晕开了那用钢笔刻下的名字——晓星尘。

二.
   “喂,老师好。我是晓星尘的舍友,他今天突然发烧生病了,没法去上课,我替他请个假。……恩,谢谢老师。”薛洋脸不红心不跳地挂了电话,在“发烧”的那人是为了给他买饭而迟到的情况下,帮他翘了课。

三.
一小时前,某大学宿舍:
   “叮铃铃,叮铃铃——”枕头旁手机的闹钟突然尖叫起来,急促地划破了宿舍里早晨的平静,窗棂上蹲着的一排麻雀仿佛也被惊着了,扑棱扑棱翅膀全四下飞开了。
   “你大爷的……”薛洋正睡得好好的,奈何这闹钟作怪,叽歪个不停。大早晨这被吵醒的一股起床气正愁着没地儿释放,就有个闹钟撞在枪口上了。于是,睡眼朦胧中,也得骂它几句儿!
    薛洋好不容易闭着眼摸索着摁停了闹钟,刚想继续睡回笼觉呢,可惜老天是不可能成全他的——“几点了?……我看看,嗯,7:03……”嘟嘟囔囔着的是同被薛洋闹钟惊醒的晓星尘,“什么?!7:03!!我有7:40的课!!”这会子,应该说突然大吼的是同被薛洋闹钟惊醒的晓星尘。
    晓星尘这一嗓子倒是让还眯缝着眼的薛洋彻底清醒了。嘿,晓星尘这种刮风下雨,哦不,应该是天上下刀子都上课不迟到的好学生,今天终于要破例了?薛洋眯着眼暗中观察,一边嘴角微微上挑,全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只见晓星尘一把捞过自己的书包往里面装有着英语四六级字样的书,一手又在橱子里扯出一件衬衣准备穿上。他一米八五的个子,修长而矫健的双腿、挺拔的身板、再到焦急却又带着点刚醒来的微醺眼神的面孔,以及匆忙间洗了脸还未擦拭、有水珠盈盈挂在发梢上欲落未落……这一切的一切,在薛洋的眼中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四.
   “喂,晓星尘,你不是还没吃早饭么?”躺在被窝里的薛洋精准地叫住了正欲夺门而出的晓星尘。
   “嗯,不吃了,来不及,先走了。”说完他抬脚就要走。
   “你等等,小爷我也没吃,你不如去买点早饭顺带着加我一份,如何?至于那课嘛,迟到了我帮你担着不就是了!”
    其实薛洋也不是个认真得一定要吃早饭的主,可他偏生就是不想让晓星尘好过、放他走。再加上薛洋在学校里确实是个“流氓”,翘课迟到的次数他要是排第二就没人排第一了。所以一开始分宿舍时,分到他俩住一块——一个品学兼优一个视规矩为无物,所有人都很好奇他俩会不会天天掐个你死我活或者干脆当对方是空气。但是,不巧,让众人失望的是,他俩相处得“融洽”极了。
 
五.
    实在拗不过薛洋,晓星尘只好同意去楼下摊贩那儿买俩包子给他。“喂,记得帮我带包糖回来——”薛洋看着刚被关上的宿舍门,吼了一声,也不知道晓星尘听没听到。
    唉,晓星尘不在,没意思,那就再睡会吧,反正他回来会叫我。——薛洋想着便又合上了眸子。

六.
   “薛洋,你……”
    咦,这个眼睛上蒙着白色纱布,衣袂飘飘如清风明月的道长怎么这么眼熟。哦对,这脸完全就是晓星尘的。
    薛洋觉得自己在看到晓星尘后,心中突然有一阵不明来由的心悸,紧接着便有丝丝怒火从中来,行动言语都无法自控。“呵,我什么?无非是什么罔顾人伦、是非不分的小人,道长您能换几个词儿不?听得我都能背出来了,这又不是救我那会儿的感人肺腑了。”薛洋讥讽着晓星尘。
     论口舌,晓星尘估计是别想赢过薛洋了。他被薛洋堵得说不出话来,“你为什么要留下,你究竟想怎样!当年不过是我得罪了你,为何要连累子琛……”晓星尘只能质问。
     薛洋不知为何,一听到“子琛”二字,神色突然暗沉凶狠了起来,双眼也变成了赤色。
    嘲笑又不受控制地从舌尖涌出,“哈哈哈哈……说起他嘛。你可知刚才你杀掉的走尸是谁?我把宋岚的舌头拔去,让他无法说话,再将他身上沾满走尸的气息,便轻易骗得你亲手杀了他,哈哈哈……”虽然薛洋在大笑,但只有他清楚,伴随着每一句话,他自己都是撕心裂肺的疼。
    果不其然,晓星尘闻之色变。本来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惨白,白色的纱布被空洞的双眼中突然涌出的血染红。“什么……那是,子琛?”晓星尘拔剑,薛洋以为他要来杀自己,正想拔剑自卫,却只见他将剑锋毫不犹豫地没入胸口,鲜血刹那间汹涌而出,染红了白色道袍。“子琛,等我。”这是他的最后一句。
    薛洋感觉自己的胸口似乎也被撕裂了,眼前发黑,指尖冰凉。“是我逼死了他,是我逼死了他……”薛洋攥着晓星尘给的最后一颗糖,脑海中唯有这句话在徘徊。
    他看着晓星尘的魂飞魄散,不知道嘀嗒作响的是晓星尘流出的血还是自己流出的泪。

七.
   “醒醒……醒醒!你个大老爷们睡个觉还流眼泪?真是……”当薛洋再有感知,听到的就是晓星尘那温润而又有些清冷在嫌弃他的声音。
    刚才的噩梦太过逼真,他睁开被泪水浸湿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喂,睡傻了?饭给你买好了,还有糖。钱不用还了。”晓星尘看着薛洋傻愣愣的眼神,在内心翻了一个小小的白眼,想着平时邪魅的薛洋还有这么呆萌的一面。
     谁知薛洋听了这话,突然一个飞扑过来,一把抱住了晓星尘,把脸埋在晓星尘的肩膀上——晓星尘被这突如其来的卖萌熊抱给弄呆了。但不得不说这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趁着他愣神的劲儿,薛洋赶紧把鼻涕眼泪抹在了晓星尘刚换的衬衣上。吸了吸鼻子,把嘴贴在晓星尘耳边,“晓星尘,你,现在不是假的吧……?”
     晓星尘被这句充满了孩子气的话逗笑了,同时又有些无奈,“……怎么可能是假的。”下意识地抬手揉了揉薛洋柔软的脑袋。
    在晓星尘看不到的方向,薛洋像个得到了最好吃的糖的孩子一般笑得满足而天真。

八.
    “喂,薛洋,我警告你,不准把鼻涕抹在我衣服上!……还有,别在我耳边吹气!!”抱了一会,晓星尘突然缓过来,觉得这样抱着不大像样,又觉得耳边和心里都痒痒的。
    “嗯!既然不能抹也不能吹,那只能这样啦……”
    薛洋在晓星尘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稍稍踮脚——凑到他脸颊旁边,猛地啄了一口——吧唧。

九.
   “嘿,小星星,以后记得买那种叫做成美的糖。”

   “辣鸡洋,你的要求还不少。我收回我之前的话——快点还钱!”

    

                                                                       画屏无声
                                                            写于_2017.5.27

ps:歌词是贰婶的《石楠小札》,表白贰婶啊♡嘿嘿,终于不是刀了!!卖萌打滚,求喜欢w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