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帛

暂退,不好意思

《明月‘宋’间照》

                      (《魔道祖师》双道同人)

题记:
          ——萤火将殁的那瞬,可愿燃骨跋涉。

   细雨漂泊、不绝如缕。

  天地莽莽,唯余水帘中的一抹孤影。青丝随着雨水的不绝如缕,已紧贴在了他脸庞上。从脖颈一直向上,都布满了暗色的纹丝——是具走尸。惹眼的是他的一身黑色道袍,身形高挑,腰杆笔直,立如苍松翠柏。只见他背负双剑,有着暗纹也遮掩不住的清俊面容,微微昂着头,一副很是孤高的形容。不论是有满肚子墨水的迁客骚人还是大字不识的乡野农夫看到这人,估计脑中蹦出来的第一个词儿就是“傲雪凌霜”了。不错,他确实就是当年世人口中的傲雪凌霜——宋岚,宋子琛。

    在雨中又走了一会儿,宋岚终于在一间有些残破的农舍前驻足。进了屋,他稍稍理了下自己身上雨水嘀嗒的道袍,将双剑取下,习惯性并拢着放在床头——双剑合璧才是。

    嗯,说到宋岚这些年养成的习惯,倒是有几条值得一提。

    自他从义城告别众人,带着挚友晓星尘的破碎魂魄离开独居后,不久便养成了爱照镜子这个奇特的习惯。其实大家都知道宋岚清新俊逸、玉树临风、孤冷傲然、气宇不凡……总之就是一个美男子吧,但是大家却从没想到这样的宋道长有一天会爱照镜子。

    小屋里只有一面略微打磨开了光的铜镜,但也足够看清楚面容了。宋岚把铜镜拿着凑到自己眼前,静静盯着它的镜像。似乎在透过镜面欣赏自己的眼睛,甚至有时能这样发呆一个时辰。

    若是常人见了此情此景,定会以为宋岚生得一双引以为傲的漂亮眸子。那双眼,或许有星辰镶嵌,高远深邃地如茫茫星汉大海;或许有深情蕴藏、便是不能言语也能让人知晓其中情义;亦或许是盈满了旷达和善良……流光溢彩,甚是动人。

    但,其实不然。镜面上映出的是一双没有瞳仁的眸子,没有流转生动的华光、没有摄人心魄的神韵,唯有一片死沉的灰白。那双眼是走尸宋子琛的又是故人晓星尘的,是世间最混浊而又最清澈的。

    他心说:“没了这双眼,这世间对我来说可还有什么值得挂念?”

   若是人生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子琛,子琛,帮我绾发吧,我看不到。”“好,以后我就是你的眼睛。”宋岚自己想着如果晓星尘还在又该是何种光景,但毕竟这只是宋岚自己想的。

   除此之外,宋岚还养成了无事小绘几笔的习惯。宋岚虽傲雪凌霜,但也跳不脱红尘倥偬。多年来,他孑然一身,未免触景生情、心中孤寂难安。有时,清风过松岗、霜雪映冬梅,他便泼墨将景寄纸,再提笔细书一行蝇头小楷。

    只见桌上的砚台还未干,泛黄的宣纸上是一轮明月皎皎,一竖隽秀的题字十分醒目——“明月宋间照”。

    或许他不是题错了字罢。

    宋岚是走尸,无需休息。除去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习惯,他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做余生中的头等大事,也是支持他的希望——用灵力为晓星尘凝魂。这个习惯多年未变,每日不断,屡试屡败。

    晓星尘大概是宋岚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日复一日的失败让宋岚没有失去希望,反而越发淡然,虽然他心底的期盼没有一丝的减少。这一日,宋岚照旧输送灵力为晓星尘凝聚魂魄。事毕,他也照旧离开农舍去“行世路,除魔歼邪”,临走前将装有晓星尘魂魄的锁灵囊安放在里屋,略微敞开小口,设了个保护结界。

   夕阳佝偻,余晖深缄血色承诺。几行乌鸦飞过,远方似有百家灯火。直到天色渐暗,万籁静默,宋岚才回到农舍。

   他刚跨步而入,却发现院内本来有的不少落叶枯枝已消失不见,甚是符合自己以前略微洁癖的要求。

   宋岚正惊奇着,却忽闻——

   “子琛,你别怪我,这院子我只扫了三遍。”

    潸然泪下。

PS:希望大家喜欢吧,有参考。一直想给双道一个HE来着】错误和ooc不好意思,520快乐♡!

                                                                                   画屏无声
                                                                       写于_2017.5.20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