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帛

暂退,不好意思

《拾年一梦》——瓶邪

                    (《盗墓笔记》同人)

题记:
         ——拾年长白,茶花若梦。

  小店躺椅上歪着一个人,状似在假寐。其实要是仔细瞅两眼,便会发现他戴着一串佛珠的右手正有规律地一下下敲着扶手。

  “叮铃铃——”店子大门上的金色小铃铛摇了起来,躺椅上的人眼睛慢慢睁开,一副懒洋洋却又精明的神色。

  门口的人踱步过来,看起来是个六十出头的老头。“是吴邪先生吧,今天是想来和你做个交易的,”老头自以为开门见山。吴邪打量了一下老头子,心想有话就说、有屁快放,神神秘秘的卖什么关子。“哦?我只是个开小古董店的,不懂什么交易。”吴邪当下敷衍道。“诶,你别急着拒绝嘛……”那老头赶忙凑过去小声地对吴邪说了一长串,就生怕他不理会了。

  “呵,这倒是不难。可是这是交易,你拿什么跟我交易呢?”要是没什么好东西,吴邪自是懒得收。“这个……就拿这茶跟你换吧。”说着老头从怀里掏出一小纸袋,“这茶叶叫‘拾年一梦’,喝了睡一觉便会在梦中遇见想见的事情和人。只有这一小袋儿。怎么样,吴邪先生?”老头说完贼兮兮一笑,就像胜券在握了似的。

  “咦?倒是挺有意思的……成,这交易我做了。”吴邪接过那小纸袋,“送客!”,说着也不管那老头,就往屋里头走。

  吴邪在淡季没什么单子,平日里也就做两件事:一是胡乱揣测着闷油瓶守在那青铜门是怎样光景,想着十年匆匆。二是闲来翻看点古籍笔记。以前也是在书上看到过这种茶。他拆开纸袋闻了闻,没什么不对的。他招呼人把店子打了烊,自己去泡壶清茶。

  水在炉子上烧的咕噜咕噜响,还腾着白气。吴邪把水缓缓倒入茶壶,半晌又将茶壶里的水缓缓倒入茶杯,碧色茶水悠悠摇晃,斑驳映出吴邪的脸。

  刚入口,茶水极涩。慢慢又涩中生津,到喉咙才悠悠转甜。好茶!啜饮几杯,吴邪起身又歪在躺椅上。不一会渐渐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吴邪再次睁开眼睛,眼前不是他那小古董店,倒像是个居民楼小屋或者宾馆房间。正要起身四下看看,抬眸吓了一跳,有人正坐在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更惊悚的是,这人竟是闷油瓶!“醒了?再不醒,就迟了。”语气声音和闷油瓶一分不差,还真是他!“呃……啥要迟了?”吴邪有点懵。“……呵,还不是你硬要看的电影。”闷油瓶的万年不变冷漠表情好像有点龟裂。

  “哦……什么?”吴邪反应过来,差点蹦起来,“你的意思是,我定了电影票,还是让你和我一起看?”“……你也失忆了。”闷油瓶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

  于是吴邪就这样震悚地和张起灵破天荒地一起去了影院。说实话,他经历过和张起灵一起倒斗、一起治千年大粽子、一起死里逃生,可是从未想过和张起灵一起看电影——还是看的《盗墓笔记》。紧赶慢赶没有迟。电影一开始是演的小古董店的场景,随后便是回忆杀,“吴邪”、“张起灵”、“胖子”、“三叔”一一登场,当事人真吴邪看的可谓唏嘘不已。

  “喂,我说小哥啊,你看我小三爷在里头是不是可帅了?”吴邪边笑边睨着闷油瓶,有点扬扬自得。“嗯,确实比你好看。”闷油瓶一本正经地客观道。“咳,你……嫌弃我啊。”吴邪无语,为他的实话实说感到心塞。

  电影不久就散场了。一同观影的稻米却依然在议论,两个年轻女孩路过他们,激动地说“此生无悔入盗笔,我一辈子站瓶邪!!还真的拍出了gay里gay气的感觉哇!”“噗嗤——”,吴邪忍不住笑喷出来,回头一看闷油瓶,虽然冷漠,但额头上的青筋却暴露了他的不淡定。
  “哈哈哈,你说为啥是瓶邪,而不是邪瓶呢?我不服!”吴邪是唯恐天下不乱。“吴邪你够了……”张起灵表情的龟裂好像更大了。“哈哈哈哈哈……”

  二人神色各异却甚是融洽。回到那房子,一进门,吴邪放松地在沙发上大字一摊,拿起手机来看消息。

  “哈哈哈,这段子有趣儿,你来看看!”吴邪拿着手机过去给闷油瓶看,“你看,孩子问父亲什么是黑社会。父亲语重心长地说:穿西装打领带,或者一身干净的唐装,手上戴着佛珠,身上挂着各种文玩,平时闻个香、品个茶,还能与人说一大套的励志警句,温文尔雅,举止得体的就叫黑社会。哈哈哈,精辟,对吧?”

  张起灵依旧是淡淡道,“嗯,说得大概就是你吧。”说着眼睛只是看着吴邪手上的佛珠。“咦,”吴邪低头一看自己今天确实穿着一套干净唐装,手上戴着佛珠,不禁一愣,然后举着手机对着屏幕骂了一句,“还精辟呢,我看是放屁吧!”随即恨恨想去换衣。可哪想,脚步未动,眼前人物皆是晃动起来,然后空间扭曲,吴邪一惊,下意识去抓住身在眼前的闷油瓶。可一碰,那人影就碎了……

  “醒醒,醒醒啊”吴邪再一睁眼,入眼又是那令人不喜的老头子。“嘿嘿,醒了就好,那茶效已过,该谈交易了。”吴邪这才明白,原来刚才所见之景只是那“拾年一梦”给的黄粱一梦罢了。随即敛了眼中因刚才梦境人影破碎而浮现的害怕担忧,应了声“好”。

  罢罢罢。各人有各人的缘法。他望着小店多年未变的布置,想着现世安稳,念着他们的十年之约,眼中未变的是坚定。

  十年之期一到,我定接你回家。

PS:段子是引用的,架空OOC,自己码文大概就想着既虐又甜,但是是个文笔渣的透明,谢谢不弃!

                                                     画屏无声_写于2017.5.6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