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帛

暂退,不好意思

《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假如我有三天时间

            【《魔道祖师》曦瑶同人】
  题记:
    —— 清风朗月共鉴金兰诺, 酒去三杯余生竟疏阔。再逢唯入梦 ,人间不必论清浊。
    ——金莲出池泥, 巧言令色诛心惑。但轻常伦唯重君, 敢承此诺。①

 “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沙哑的声音还兀自在金光瑶脑中盘旋。他自知身负重伤、回天乏力,死死挣扎倒还不如壮烈而去。已是抱着破釜沉舟、鱼死网破的决心赴死,拽着蓝曦臣扑在了封印聂明玦凶尸的棺上。仇人的血腥味又起了尸,只见那凶尸一掌掀碎棺盖,骇人的手臂就要朝两人抓去。金光瑶却直直盯着蓝曦臣,不出所料地捕捉到了蓝曦臣的脸色煞白与眸光中破碎的不可置信。

  果真,二哥还是不信我!——金光瑶心下更凉。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尸手马上就要扼住蓝曦臣时,金光瑶拼尽全力将他一掌推开,神情似有欣慰又有悲戚。金光瑶布满血丝的眸子里依旧盛着蓝曦臣的身影,澄澈清明。“咳…咳”就在此时,他突然感到喉头一甜,窒息感笼罩遍布——这便没了神识。

  天地孑然,虚无一片。

  不知须臾几何,金光瑶似是“悠悠转醒”。他不再感到身上的伤撕心裂肺地疼,也没有了气闷憋滞、灵力透支的感觉,只有一股子的缥缈无力。正疑惑不解,他想看清自己在哪儿。视线一偏,却看见了自己略微扭曲的脸附在那聂明玦凶尸的臂上——吓得“虎躯一震”!这才省得了,原来自己果真是壮烈地死了,而且还被母亲慈爱面孔的观音像压在了凶尸身上,这是让他既能拥着爱他的娘又能抱着恨他的“大哥”?正这么啼笑皆非地看着,他突然想到——自己死了是成不了厉鬼的,那也就是说……自己现在只是个死人魂魄、成不了气候的小鬼?真是枉为一代家主。

  想通了来由,便觉在棺材里躺着总不是个事儿,何况金光瑶心中着实有些执念未了。于是魂体一轻,果真不费吹灰之力就出来了——看来这棺材上的符咒只压制了凶尸,没有困住魂魄。

  他刚重见天日,还没来得及缓释,却瞥见一黑一白两个没脚没影的“人”缓缓飘来。

  “可是生前名曰金光瑶?汝罪孽甚多,且随我等回地府判罪服刑、转世投胎,”那二“人”声音十分阴寒,倒是异口同声。

  “……是。不,两位可否通融些时日,我在尘世还有事情未了,想去见见故人、求他给我烧点纸什么的……打理一下身后事。”金光瑶做了鬼反应也是极快的,又想摆出生前最擅长的面具——温和一笑,却发觉自己的嘴角已是没法勾起。

  “也罢,念在汝为苦命人,且允你飘游三日。汝罪无可恕,三日之期一至,我等自会备孟婆汤前来。且记,汝不可干扰尘世秩序。”说罢,黑白二人像是勾魂无常般又飘走消失。

  他松了口气,想着却是势必在这三天再见一面蓝曦臣。他之前虽对二哥是以礼相待,但后来也难保伤了他,加之二哥是除了娘以外唯一给了自己照顾信任的人,且去看看自己去后他是否过得宽慰些许。

  第一日,金光瑶出了庙。或许因为是个无力的小鬼,飘游也只能离地三尺,日头大一点便晕眩。他“站”
定,望向姑苏的方向。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看来无他之日,世人更是安好。金光瑶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

  露水浓重,初日腾升,日头转高,再渐渐的西斜。他终于一停不停地飘到了姑苏,刚想继续飘着上山,却发现这儿的结界牢靠许多,竟是让他这毫无威胁的幽幽魂魄也穿不过。金光瑶似颓然,难道真连最后一面都无法相见了。

  他站在台阶最低级仰视,想着自己生前两次被踹下台阶,眼中似有愤恨与凄然。这时,台阶上远远走下两个系着云纹抹额、穿着白色衣袍的姑苏后辈。近了,金光瑶听到他们聊着:“最近可是发生了许多事啊……自那兰陵的射日仙督金光瑶死后,泽芜君便是闭关不出,而含光君也与那夷陵老祖一同走了……”对!金光瑶想,我可以去寻二哥的家弟蓝忘机。

  有了这个念头后便一路打听着哪里有修道者“伸张正义、为民除害”、然后追寻过去,终于是在第二日天蒙蒙亮寻到了二人。金光瑶怕二人没有感知,便一直绕着魏无羡飘转,怕是连出恭都跟着了。果不其然,绕久了,这因观察利用怨气、走尸闻名的夷陵老祖便有所察觉。“我这周围总有一小鬼魂魄跟着,哈哈。想必是知我大名、有所求罢。蓝湛,蓝湛,你且弹一曲问问。”魏无羡话一出,蓝忘机“嗯”了一声,便取出忘机琴。
 
  一曲问灵缓缓流出,自是问到了金光瑶的心坎去了。“汝名?”“兰陵金氏金光瑶。”那琴声似是微微一顿。“何意?”“求助我见二哥最后一面。”金光瑶哽咽,他不曾这般求过何人,但为了大哥便也没什么。“……善”。琴淡淡应了一音。

  随后,金光瑶的魂魄被想办法收在了乾坤袋里,随二人飞至姑苏脚下。第三日清晨顺利过了结界,向蓝曦臣闭关处去。弟子见是含光君便不相拦,蓝忘机叫住后辈,“麻烦相告,忘机回来可否一见。”蓝曦臣听说是蓝忘机回来,以为定是有要事,于是出关寻来。
 
  三日的光景如流水匆匆,已是第三日黄昏。

  金光瑶从乾坤袋出来,立在夕阳西下处,余晖映在他本就透明缥缈的魂体上,眉间一点血正如鲜红牡丹的盛放。人间芳华似也留给了这七魂六魄,可惜已无芳华太盛、需得收敛的敛芳尊。

  蓝曦臣走出屋宇,蓝忘机立于其旁。当初金光瑶问灵时与他说定出来后会站在阳光下——金光灿灿处。

  此时金光瑶目光如炬,不再像个鬼魂般空洞,锁着二哥,似乎在观察他瘦了还是胖了、伤有没有恢复好、这些天累不累、甚至会不会给自己“烧点纸钱”。

  “忘机前来,所为何事?”在金光瑶耳朵里,那声音永远都是那么温和动听。“也无大事,先赏了这景罢。兄长你看。”说着,蓝忘机把手指指向太阳余晖下的方向——金光瑶的脑袋处。蓝曦臣不解却也顺着看去。

  金光瑶正望着蓝曦臣,眸子里是满足与欣喜,生前对他人假意的微笑、深重的恨愤都消失一空,大概是最纯真清澈的眼神了。旋即,又溢出了心酸与不舍,以后三尊只余二哥了,一定保重。

  蓝曦臣看着太阳就像看着正望着他的金光瑶,他们隔着生死、四目相接。

  金光瑶觉得此刻泪水肯定是在一反常态地汹涌而出,于是赶紧胡乱拭了一把,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是啊,他是鬼魂,没有泪、没有表情,没有心。

  天地孑然,却无处放声哭。

  黑白二“人”守时前来,端着碗乌黑的孟婆汤,大概是漆黑一片才能使人的记忆空白一片。金光瑶想着此生足矣,愿望已了,没有什么可挂念的了,便接过孟婆汤,一饮而尽。随后抬手,将空碗一摔,似是掷地有声,一如当年结义之时。

  蓝曦臣看着天渐黑,心里陡然生出一股莫名的骇意——“阿瑶!”那突然一声低低的叫唤,似曾相识。金光瑶离去的身形一顿,随即双眼空洞、俨然一副没有记忆的样子,亦步亦趋地走了、没有回头……

  流光容易把人抛,年华似水、转瞬即逝。

  几十年后,满头青丝的蓝曦臣一次出山游历,带回了一个童子。相传,那童子跟在蓝曦臣身后,形影不离,眉间一点丹砂血。【完】

PS:①.选自歌曲《提剑来邀红尘客》
(原谅我写的又臭又长,还酸。但是想表达的是瑶妹不坏、只是出身误,深情是他,助攻是wifi和汪叽,OOC是我……)

                                        画屏无声_写于2017.4.30

评论(5)

热度(38)